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娇女谋

第五百三十章节 威胁萧何王

    卫国,御书房。

    蓝衣拿着楚云笙给的药粉站在床榻边,在看到那个睁大了眼睛一脸惶恐的看着自己的萧何王,她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要知道就在前一刻,这人还流露出那等让人作呕的嘴脸,而她的清白险些就在这人的手中葬送!

    想到此,蓝衣眸子里立即划过一道杀意,但下一瞬,她的理智也让她冷静了下来。

    面前的人对楚云笙来说,还有极大的用处,所以杀不得,即便此时她恨不得将这人千刀万剐。

    深吸了一口气,蓝衣才勉强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她抬手一把拽起萧何王,让他仰面朝上躺着,然后一只手捏着他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嘴,另外一只手直接毫不留情就将楚云笙给她的药粉全部给萧何王的嘴里倒下。

    倒进去之后,蓝衣还不放心,她快步走到桌子前,拿起一杯茶水,再将那一杯茶给萧何王也倒下,这才放下了心。

    而此时的萧何王被点了穴道,被灌了药,脸色犹如猪肝,难看的紧,但奈何被点了哑穴,说不得,也动不得,只有一双眼睛惊恐万分的看着蓝衣。

    这时候,楚云笙已经将选出来的几味治疗风寒的药粉就着水吃了下去,她的脑袋依然昏沉沉的,但却咬着牙让自己保持冷静和从容。

    在她踱步到床榻边上的时候,看到萧何王那一双惊恐的眼睛,楚云笙的眉眼里带着嘲讽和冷意道:“我说这是穿肠毒药,可不是闹着玩的,服了这药十二个时辰之后,若无解药,你会五脏六腑溃烂而死。”

    闻言,那萧何王的面上越发难看了起来,他的脸憋的通红,似有无尽的话无尽的愤怒要对楚云笙说,要对楚云笙发泄,但即便是他用尽了全力,却也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看到他这般狼狈的样子,楚云笙心里丝毫没有解气,她冷眼看着他,淡淡道:“你差点伤害了我的朋友,按说,我就算是杀了你也不足为惜,但现在,我还用得着你,所以,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如果你按我所说的做,我答应你,在我们离开之时会给你解药,否则的话,你就等死吧,对了,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世上除了我,再没有人知道这解药。”

    说着,楚云笙眉眼弯弯,带着浅浅的笑意,那神情显然一副你若是想死,我大可以成全你。

    看在萧何王的眼里又多了几分威慑。

    他本就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

    对于其他的,他或许还抱着几分怀疑,但对于楚云笙所喂给他的毒药,他是毫不怀疑的,因为那东西自下喉之后,就一路似火一般在他的肺腑里灼烧起来,那种疼痛,似是转眼间就能将他的肺腑燃烧殆尽一般。

    看着楚云笙那一双冷冷的眸子,萧何王的眼里也开始浮现出了祈求之色,直到最后,已经满是哀求。

    见状,楚云笙冷哼一声,笑道:“这才对嘛,我们丑话说在前头,若是你敢露出任何破绽,或者是耍一丁点儿的滑头,可别怪我不救你。”

    说着,她抬手在萧何王的肩头几处穴道上一点,就解开了他的穴道,同时也解了哑穴。

    萧何王的身体一恢复自由,他身子一转就一下子跳开了老远,同楚云笙拉开了距离,同时他伸出几个指头来放入口里,抵着自己的喉头用力的抠,在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之后,他却也没有能吐出来一点儿东西。

    楚云笙看着他一系列动作,嘲讽道:“没用的,那些毒早已经随着那些茶水流经了你的肠胃,此时你是否感觉到肺腑里像火一般灼烧?痛苦的紧?”

    闻言,正在用力抠着喉头的萧何王一怔。

    楚云笙继续道:“而且,这灼烧感越来越激烈,我也不妨告诉你,这只是一个开始,在你承受这等痛苦一刻钟之后,你的肺腑就会归于正常,但在十二个时辰之后,这等灼烧感只会千倍百倍的卷土重来,直至将你的肺腑燃烧殆尽,听起来是不是很可怕?”

    这一番话楚云笙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的。

    如果不是因为还要利用萧何王带着何月英蓝衣素云她们逃离卫王宫,按照她的性子,真恨不得将面前这人千刀万剐。

    她对他的恨意不仅仅是因为他险些玷污了蓝衣,还因为他也是杀死小舅舅的侩子手。

    虽然当天晚上的事情他没有直接出面,但现在的一切已经说明,这些都跟他脱不了干系,所以,让她如何不恨!

    想到此,楚云笙的双手就下意识的握住了拳头,她在竭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怒火,以免一个控制不住就出手打死了他。

    听到楚云笙的话,萧何王也停住了动作,他万分狼狈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来,远远地看着站在床榻边上,一身从容尊贵的楚云笙,虽然她只穿着再普通不过的宫女衣服,虽然她的容貌也同她身上的衣服一般,再普通不过,然而,萧何王却莫名的觉得有几分熟悉。

    那种熟悉不是出自于她的外貌,而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熟悉,他怔怔的看着楚云笙,然后用舌尖抵着牙齿一字一顿道:“你到底是谁?想要做什么?”

    闻言,楚云笙转过身子,走到桌前坐下,才用手支着腮闲闲的看着他道:“我是谁你不必知道,现在我只是希望萧何王能帮我一个忙。”

    说着,楚云笙的眸子紧了紧,看着萧何王那一张本来还算俊美此时因为疼痛已经有几分扭曲的脸,她道:“我要萧何王帮我和我的朋友离开这卫王宫。”

    显然是没有料到楚云笙提出来的要求会如此简单,萧何王一怔,不解道:“以你之能,离开这里应该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何苦要从我这里兜这么大一个圈子?而你,到底是谁?难不成,你就是赵王在千方百计寻找的那个刺客?”

    闻言,楚云笙的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抹自嘲的弧度,她道:“刺客?看来何容还真的是挺抬举我的,能出现在卫王宫里的刺客,我应该是第一人了。”

    萧何王也听出来楚云笙话里的嘲讽,而她的嘲讽是对着何容的这就让萧何王很是不解。

    到底面前这女子跟何容是什么关系,听她说话,两人之间的恩怨定然不浅,再加上之前何容为了找到她而不惜大费周折。

    可见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一定不一般。

    但就是这两人之间的恩怨,又何苦要扯上自己。

    想到此,萧何王的眉头一皱,叹了一口气道:“我不知道女侠所来为何,但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又何苦要为难我,如果你只是因为想要为你这姐妹报仇的话,我可以道歉,毕竟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她是你的姐妹,她只是我的属下送来的一名美人,我在自己的地盘享用美人,这走到天底下哪里也说的过去不是?”

    见从楚云笙这里套不出话来,自己身上的毒也是个问题,萧何王只得转变了攻势,改为示弱。

    而楚云笙听到他这一番话只觉得胃里作呕的很,本来她还不想同他废话这么多,此时看到他流露的那种无辜的神情,楚云笙就忍不住,直接猛地一拍桌子,冷眼看着他道:“你无辜?”

    说着,楚云笙就忍不住冷笑了两声,在萧何王疑惑的目光下,楚云笙盯着他的眼睛,冷冷道:“你若是无辜的话,怎么会牵扯到卫宫叛变这一桩事情来,你若是无辜,怎么会在卫王将将出事就来了这卫王都,此时你不是应该还在南境封地吗?即便是卫国皇宫出了状况,你从南境快马加鞭的赶来,现在也应该还在路上,而你,怎的已经就在这御书房享用美人呢?你当天下人都傻吗?说起来,这御书房是历代卫国君主批阅奏折处理朝政的地方,而如今,你看看,被你弄的成了什么样了?跟寻常的烟花巷温柔乡有什么两样?你还无辜吗?你这样的人若是登上卫国的皇位,将来的卫国百姓可有安康可言?”

    一字一句,犹如一把利刃直接朝着萧何王刺去。

    听到楚云笙的这一番慷慨的指责,萧何王的面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了尴尬和难堪,他垂下了眼帘,不敢再看楚云笙,本来在诉苦的声音也小了一些,喃喃道:“那你觉得,之前萧景殊那小子混在这卫王的宝座上就能做的比我好吗?”

    他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让楚云笙听到了,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火气越发的不打一处来,她冷哼一声道:“是,萧景殊也是沉迷享乐,将朝政荒废了,但是你比他更荒唐,骑起码,他对御书房还是有敬畏的,不会在这里淫乱,而你呢?你既比不的他好,却又伙同赵国燕国来发动这一场叛变,如今可好?何容插手了卫国的朝政,只怕用不了多久,这卫国的皇室都该改姓何了,你说对不对?”

    闻言,萧何王终于无言以对,在面对这样的楚云笙,他不敢再继续激怒于她,因为此时的楚云笙已经在暴怒的边缘,只需要再多加一丁点儿的刺激,就会让她原地爆炸,说不准就会害了他自己。

    所以,此时最稳妥最明哲保身的办法就是不在说话,等着楚云笙的火气降下来。

    而楚云笙看到萧何王没有了底气,而她也一番话说完,火气也就果真降了下来,她叹了一口气,感慨道:“好好的卫国朝廷,怎么会成为这样子呢?”

    要知道,当初在姑姑的治理下,卫国上下一片祥和,后来即便姑姑被何容扣留在赵国,因为李晟一家的叛变,但经过她的努力,局面也已经扭转了过来,却怎的不过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卫国就变成了这般乌烟瘴气。

    何容既然敢明目张胆的住在这卫国皇宫,就可以猜到他的势力渗入了卫国有多深。

    楚云笙的那句话并不夸张,再这样下去,再用不了多久,这卫国的皇族就要从萧姓改姓何了。

    这里面,有小舅舅的因素,但却不仅仅是因为小舅舅。

    若不是他被人挑唆同姑姑离了心,派人暗害姑姑,并且处置了朝中姑姑一脉的老人,朝堂的根基也不会乱。

    但若是没有何容以及萧何王这些安排的有心人,又怎么会出现这等局面。

    越想,楚云笙心里的火气也越发上来了。

    她既生气,也为卫国如今的遭遇悲戚,但是她所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对于现在的局势,她也无力回天,现在,能将何月英素云蓝衣春晓几人都平安的带出卫王宫,已经是她能做的最大的努力了。

    想到此,楚云笙叹了一口气,然后抬眸对萧何王道:“等下用了早饭,你便差人去请赵国公主过来。”

    以此时楚云笙的心急,真恨不得立即就请了何月英过来,但是那样的话又太过心急,会让人产生怀疑,毕竟萧何王早上一起来就直接传唤了何月英的消息可是很快就会传到何容的耳里的。

    听到楚云笙的话,萧何王歪着头,疑惑道:“传那个赵国公主做什么?”

    说起这里,他就看到楚云笙的眸子一冷,萧何王连忙道:“前两日赵王是同我说起过,要将月英公主嫁给我,等我顺利登基,她便也是卫国的皇贵妃,对于这等好事,我自然是不拒绝的,但现在我这样冒冒失失的去找了人家来,会不会引得她不满?”

    听到萧何王的一番话,楚云笙的脑子里不由得划过一丝疑惑。

    因为听他的这话,何容是没有将今日何月英带着楚云怡过来的消息告诉萧何王了。

    那么,何容昨夜却是对何月英说了,那他到底在打着什么算盘?

    楚云笙一时间想不明白。

    而这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亮了。

    之前拿了药之后就守在门口的太监一直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听着楚云笙和萧何王的对话,在看到萧何王在楚云笙的威胁下被治理的服服帖帖的时候,他也才松了一口气。

    毕竟,这御书房外面可都是身手了得的守卫,只需要萧何王一声令下,他们这屋子里的人就能被射成马蜂窝。

    看书就搜“书旗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