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织布梭的神奇

    自从人类进入大宇宙ol以来已经过去一年多快两年的时间了,在这段时间中,黑白从华夏内陆玩到港台,又从港台流窜到哥谭,最后来到纽约,这一路上伴随着各种任务认识不同的npc,其实力在飞速增长中已经不知不觉的站在了玩家群体的顶尖行列。虽然无法跟三大宇航员那个等级较量,但是现在打三大组织的干部已经没什么压力了,当然,并不是每个干部都像安东尼奥那样“弱”的,也许就有什么人的能力很克制黑白,这都说不准。

    在这并不算漫长的过程中,黑白结识了很多的npc朋友,有些是特意做的任务有些则是意外。而在所有的npc中如果要排最信赖他的三个人,那无疑是福克斯、谢娃和彼得帕克了,之所以没有算黑寡妇是因为她本身是个特工,虽然她会感激你跟你保持良好的关系,可一旦你跟她的信念产生了冲突,她一定会站在你的对立面。嗯,最多能杀死你的时候活捉你罢了。

    至于谢娃和彼得帕克,黑白在两人最单纯最赤子之心的时候做了最关爱他们的行为,所以两人对于黑白是一种发自心里的尊敬。

    而福克斯与所有人都不同,由于当初黑白完成刺客联盟任务时使得福克斯的信仰经历了怀疑、破灭、重建、坚定的过程,在替天行道似的信仰下,福克斯将黑白当成了最志同道合的袍泽。这种感情就像是相互扶持走完了十四年抗战的战友间的深厚情谊,是一种完全的信赖!

    “好久不见!”

    福克斯张开双臂与黑白深深的拥抱在一起,若是有关部门的人见到一定会羡慕嫉妒恨,因为他们做了那么长时间的任务却根本从来未见她笑过。

    “好久不见,在这住的还习惯吗?”黑白看了看福克斯身后的房子,这房子只比寻常美国公民所住的二三层独栋小楼大一点点,停车位、花园、游泳池之类的倒是很齐全。

    福克斯微笑不在意的点点头,“桑优雅很懂事并没有经常来打扰我,只是让她的人来接任务而已。”

    “接任务啊,呵呵!”黑白笑了笑没有过多评价。

    在福克斯来到美国并定居之后,她就像是变成了一个任务npc一样,每次有关部门的人来她都会拿出一片纱布,上面毫无例外的记录着一个恶人的名字。而有关部门的人则根据这恶人的名字去执行刺杀,当完成任务之后系统会提示多出一点信仰值。

    一开始大家都对这个信仰值有些懵,完全弄不懂有什么玄机。后来问过福克斯才知道,当信仰值达到一百的时候将会获得命运女神的恩赐。至于什么恩赐,可以参考黑白获得的技能。而领取任务的时间间隔仅仅只有24小时而已,也就是每天都能够做一次任务,当然,前提是你能够在二十四小时内将目标干掉,若是没有干掉则时间另算。如果够快的话,满打满算过三个月的时候,有关部门的人员就可以每人多一个被动技能了!这在谁看来都是一件非常划算的事情。

    只是这信仰值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存住的,首先信仰值虽然不会因为长时间不做任务而消除,但却会因为玩家做了坏事而消减。也就是说,你只要入了这个坑,以后就别做坏人,否则就相当于前功尽弃了。

    这一点限制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对于普通玩家来说做个好人并不难,但是对于一个大组织来说就很麻烦了。因为要维持一个大组织的运转需要很多的基层人员去挣钱,那么什么渠道来钱最快呢?毫无疑问,做坏事最快!

    小偷小摸、抢劫绑架那都low爆了,贩卖军火、走私毒品往往都是这些大组织的首选,甚至有些玩家组织还掺合到了拐卖人口的勾当之中,当然,拐卖的都是npc。

    桑优雅身为一个大组织的掌舵人,为了快速的筹集资金自然也免不了俗,虽然拐卖人口这种折寿的事情没干过,但毒品和军火什么的也在暗中有些生意。

    说出来也挺讽刺的,在现实社会中身为有关部门的一员,桑优雅曾经不止一次带队对毒贩赶尽杀绝。可是在游戏之中却干起了这种买卖,该说什么?npc没有人权吗?还是说在游戏中人类玩家的底线比较低?

    自然也有玩家对这种事提出过异议,可是当全世界都在这么做的时候,那单薄的声音就显得如此微不足道了。用各国大佬的话来说,这是为了人类的发展!

    这走私毒品和军火自然不可能是什么好事,所以作为桑优雅本人就没有办法接福克斯的任务了,她只能分出一部分从来没有参与过那些黑色生意的人员来做任务。也正是因此,桑优雅跟福克斯的好感度永远高不了。

    黑白跟福克斯进屋,身后跟着两个小丫头看起来就像是一对儿夫妻带着一双女儿归家一样和谐。

    “克里斯蒂安怎么样?”黑白状似随意的问道,当初在福克斯重伤期间他可是一直照顾着她。

    福克斯顿了顿,淡淡道:“他是个好人。”

    黑白╮╭

    “前几天我在直播中看到了你们与那只大蜥蜴的战斗,很难想象,世间还有那样的恶人。”福克斯有些感叹的拉开一个抽屉,从其中拿出一片纱布,上面还夹着一个纸片。

    黑白好奇的接过,“科特康纳斯”的名字赫然就存在于纸片之上。这就很厉害了啊,黑白眼中有一丝激动的光芒闪动,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都有任务被启动或者被完成,这些任务中毫无例外的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恶人。玩家们往往因为不知道才让那些启动任务的玩家有了独立完成不被打扰的机会。但若是命运女神的织布梭可以提前预测坏人npc,那就相当于是给了玩家插手甚至抢夺别人任务的机会!

    “这个……是什么时候编织出来的?”黑白问道,他想要看看命运女神的织布梭可以笼罩多大的范围和提前多久。

    福克斯起身带着黑白向地下室走去,这里的地下室特意用金属加固加宽过的,在地下室中只放置了一台织布机,织布机不大也就两米长一米宽的占地面积。

    “在那只大蜥蜴肆虐前三天,织布机产出了这段纱布,我当时也很奇怪,一个搞科研的博士会用什么方式去危害世人呢?只可惜当时桑优雅的人没有一个过来,而我要守护命运女神的织布梭,所以耽搁了一会儿,谁知道就从电视上看到了那只大蜥蜴。”福克斯说着有些遗憾的摇摇头。

    黑白闻言恍然大悟,他大概明白了这织布梭的运行原理,蜥蜴博士肆虐之前三天,那正是禁区玩家偷偷换掉其所用药剂的时间,也就是说,这织布机必须当有玩家做出影响的时候才能织出名字。其只提供一个插手别人任务的可能,而不能让谁提前抢夺任务。嗯,最关键的是,如果某个任务中还没有诞生坏人,那么织布机就不会显示。

    这样的任务其实有很多,织布机认定坏人的标准与人类并不完全一样,人类确定敌人的时候往往是带有个人主观色彩的。而织布机则显然是站在更高的标准上。

    例如某些战争任务,两个国家为了争夺资源而开战,这在织布机看来不过是人类的内战,是分不出来正邪的,嗯,都是为了利益谁都不干净!而蜥蜴博士不同,其将人类变成蜥蜴的举动显然威胁到了种族的安危。同理,那些走私和贩卖毒品军火的,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是在损害人类的生存,因此也算是坏人。

    黑白想明白后挑了挑眉头,这事显然桑优雅是不知道的,否则以她的个性绝不会放过。黑白抬头看看福克斯,突然有些恍然,不用说,这绝对是系统搞得鬼!桑优雅的人显然跟福克斯的好感度不够,否则根本就解释不了为何福克斯不将这纱布给桑优雅他们看。要知道福克斯可是嫉恶如仇的,没道理出现一个名字时却按着不发。

    “像这样的名字还有吗?”

    福克斯微笑着转身上了二楼,黑白紧缩其后见其在一个保险箱中掏出了个小盒子,在盒子之中放满了一片片纱布。

    “这些名字都是织布机产出的,只是我还来不及将任务发放下去,这些纱布上的名字就都死掉了,所以我就将其保存了起来。”福克斯不在意的将盒子递给黑白。

    黑白呵呵,接过盒子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不用说这肯定是因为系统搞鬼,福克斯在收起名字的时候因为没有人能够接任务而耽误了时间,而在这段时间中原本做任务的玩家已经完成了任务,那这些坏人自然会死掉。

    黑白随意的打量了几眼,奥斯维尔e斯宾塞,爱德华阿什福德,詹姆斯马库斯,这几个名字倒是挺熟悉的,看来他们会散播t病毒的事已经被织布梭预知到了。吸血鬼佛特斯,嗯,这个名字也挺耳熟,记得是刀锋战士中的一个反派,只可惜被摇篮的人干掉了,当时黑白都没有见到其张什么模样。

    一张张纱布记录着一个个名字,有些黑白都不认识,只是有些惊奇竟然没有交叉骨的名字,不过仔细想想,处于潜伏之中的交叉骨应该很少作恶,至于暗中加强九头蛇的实力算不算作恶还两说呢!而当初在非洲抢夺病毒也是为了制造超级士兵药剂,九头蛇是想统治世界,才没有那么傻去毁灭世界!

    黑白将纱布递还给福克斯,随意笑道:“有适合我的任务吗?”

    这不过是随意问问,他也挺忙的还真未必有时间,谁知福克斯直接递过来一张纱布,上面的名字是,安东尼奥帕斯卡!

    “嘶!真有缘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