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国战1573

第070章 南园会

    南园,虽是百亩菊园,但是毕竟是苏州风格的园林,所以阁楼亭台,假山流水,藕池金鱼,屏风阻断,自然是少不得的。

    说起菊花,倒是奇怪。

    按照大明士人文化的追求,对于菊花爱者,倒是很少。毕竟菊花一则是过时的魏晋“玩物”,二则这里是苏州府治下的太仓,是鱼米之乡的江南风情,对于菊花,这种中原草本,应该是不适宜的,起码是不搭配的,景致。

    不过王世贞是硕儒,他的美学追求,自然是没有人敢质疑的。人们只会找理由劝服自己,王世贞的所为都是有自己的理论依据。就譬如刘秀才刘仰之他告诉道子说,在这大明朝,独爱菊的唯有王世贞,因为王世贞就是咱们大明朝的陶渊明!

    此时南园外车如流水马如龙,热闹非凡。

    斗大的南园会子书院鼎立在牌匾之上,让人抬头望着,相当的震慑人心。

    道子家的车队很庞大,毕竟吴家是太半城,自然要有太半城的威风。当然这个威风主要是给王世贞看的,要让王世贞知道他们吴家身家很不是一般。

    只要南园收了他家道子,会子书院将来就不会差钱。

    刘秀才在后面的那辆马车,车到达后,他率先跳了下来,先和吴大善人说了几句话,吴大善人偷偷塞了一大包碎银子给刘秀才。

    刘秀才没有拒绝,装进袖筒后,便抬步往那门槛高如台的大门处走了。此时门外有两个门子在指挥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刘秀才走到其中一人面前先是说了几句话,然后便趁着人不注意,塞了五两碎银子给那门子。那门子本来还因为有人搅扰他感到不高兴,可是当碎银子入他袖筒的时候,他顿时眼睛眯笑了起来,对着刘秀才十分的热情,二人说了半天话。刘秀才这才急匆匆的跑回在吴大善人所在的马车边。

    道子对于这一切是看在眼里的,但是他没有多说话,在大明朝不仅是官员贪污成风就连普通乡民办事,那都是需要送礼的,不送礼冷脸不办事,送了礼热脸有可能办事。这就是大明朝晚年的风气。

    道子虽然看不惯这些,也想给这大明天下下一场干净的雨把这污浊的人心清洗几遍,可是没有资格啊,起码现在童子的他,没有资格。

    吴大善人和道子下了马车,二人跟随着刘秀才来到一处排队的地方,那里显然是类似于后世的招生处。

    排队的众人多数和吴大善人与道子差不多,都是父子前来报名。

    其中不少人都认识吴大善人和道子,他们纷纷见礼,当然也只是在原来的位置上见礼,毕竟排队老久才等来的位置是不可能为了一个见礼就放弃了。

    吴大善人对此也没有责怪,父母心,他懂。

    那个陈家的陈拂柳公子也来了,他跟随着他祖父一块来的,看见道子后,拂柳公子脖子一缩,吓的不敢去看道子,毕竟自己的把柄还掌握在对方手里,若是不小心再得罪了他,他一怒捅破,自己少不得屁股要开花。

    道子也看见了拂柳,见他老鼠见了猫的模样,心中直点自己的鼻子:我道子有那么好报复别人吗?

    由于是硕儒王士珍收徒,而且消息早已经传出一年多,所以这次来这里想拜门的人不仅只有太仓府人还有其他府的。

    人龙排的很长,长的令道子咗舌,左右观望计算起来,这起码最少得有一千多人吧!

    只是这王士珍能招收这么多弟子吗?

    显然不能,不能的话,也就是说帅选弟子的淘汰率非常的高,高的离谱。

    道子咂摸了一下,王士珍最多可能招收五十名弟子,甚至更少,也就是说要在这千八童子少年当中要去掉九百多人,那是什么概念的淘汰率!

    道子本来还不担心自己会被淘汰,可是看到外府子弟踊跃报名而来,还有这么高的淘汰率,他内心忍不住扑通扑通的狂跳紧张起来。

    事不临头,你就不知道你有多么不自信。

    时间过了许久,排队的人群,终于临到道子了,吴大善人把道子的基本情况说了一遍后,那伏案疾书的书生抬头看了道子一眼,也没有多说其他,只是让吴大善人交了费用后按了个手印,然后把文书递给了吴大善人。

    吴大善人千恩万谢,带着道子离开,刘秀才早已经打听好下一步要作什么,带着道子去了厢房,等待,接下来的帅选大比。

    厢房其实就是书生的宿舍,一排排的很整齐,道子进入后,觉得和后世的****没什么区别。吴大善人凝眉愁思,这住宿的环境太恶劣了,自家爱子从小锦衣玉食能否承受住如此恶劣的环境呢?实在不行,找找门路,给自家爱子弄个单间,这样自己也好派人去豪华装修一番……

    正在吴大善人想些法子给道子安排舒适后勤生活时,这时厢房的门被推开了,走进来是一名背着小包裹的穷少年小子,他身上除了恶臭外,就是那一身的补丁了。

    那少年看着道子和吴大善人,躬身行了一礼,便走到墙角,坐在了床上闭目不语起来。

    道子和吴大善人相视一眼,皆是暗自摇头。

    摇头的原因不是他们看不起这贫困少年,而是他的孤傲与不屑。

    你已经这么穷困了,你有何资格孤傲不屑?

    吴大善人让六七取来干净的软布,用自带的茶水擦洗床铺后,又铺了层绵柔的苏州府所产的花团锦被,自己亲自铺折好后,方才让道子坐上去休息。

    道子也没有表达去谢了父亲,而是很正常的,跳坐上床上,六七见了,帮忙把道子的丝履脱掉,道子把腿收好,便躺了上去。眼睛盯着房梁,那是槐木做的,上面有蠹虫洞,还有小手指粗的生锈的铆钉,在伞字型的接茬处,似乎还有燕子遗留下的废弃巢穴。

    道子看着,他想起一则唐朝的故事,那是唐太宗李世民为了从辩才和尚那里得到《兰亭集序》的真本,让智谋之士萧翼去讨要的奇闻异事。

    萧翼得令化妆成书生马不停蹄去了浙江永欣寺。永欣寺也就是辩才大和尚所修行的居所。萧翼来到寺里,假装看寺里的壁画,引起了辩才大和尚的注意,跟辩才大和尚搭上了话,此后两人吟诗下棋,聊得很投机。一段时日后,辩才大和尚将萧翼引为知己,卸下了心防。二人聊起书法,辩才大和尚一时兴奋,就吐露了《兰亭序》真迹在自己手上的秘密。

    萧翼内心大喜,看完真迹后,假装说是赝品,辩才大和尚也不争论,只是把真迹放好,萧翼偷偷记住放置的地方,乘着一日辩才大和尚不在,爬到房梁上,那放置真迹《兰亭集序》的地方,狸猫换太子,用了准备好的赝品偷换了真迹,并星夜逃离了永欣寺。

    辩才大和尚后来才发现,去追,找萧翼,萧翼不承认,又找唐太子李世民,李世民更不承认,说你辩才大和尚说的你的摹本不是真迹,自己怎么现在又说自己真本被萧翼偷换了去?

    辩才大和尚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当然这是传说,不过道子却是心里想着,人家辩才大和尚能把心爱的宝贝藏在房梁犄角处,难道自己所居的这处房子,不会有人把他自己的宝贝藏在房梁犄角处吗?

    若是这个假设成立,待没有人的时候,自己倒是要爬上去看看,或许有惊为天人的发现呢!

    道子想着,头枕起了双手,口中吹起口哨,左腿也不自由的搭在了右腿上前后晃荡起来。

    那在一角端坐的补丁少年听闻,睁开眼睛,不屑的看了道子一眼,然后又闭目养神去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